绥靖

沉默。

【维赛】锁屏的照片

草余非荼却是茶:

※取名废题目这种东西看看就好【ntm。
※不多说啥了吧……嗯感谢阅读www!
————————————————————


维鲁特觉得赛科尔最近有点儿奇怪。
其实他觉得赛科尔最近奇怪的地方是有点多的,可是大部分都说不上来。
但是只有一点维鲁特是觉得非常疑惑的——赛科尔最近打开手机都会特意背开自己。
一开始维鲁特其实是没有注意到赛科尔这个小行为,因为他并不会太过关注赛科尔手机的内容,或者说赛科尔看手机的动作。
直到一个晚上,赛科尔约了自己去外面的餐厅吃饭,在餐厅里赛科尔习惯性地将手机放在桌面上。本来维鲁特已经习惯了对方这一动作,但是晚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赛科尔的手机突然接到一封短信。
收到短信会怎么样?当然是手机响了,屏幕亮了。
维鲁特下意识的抬头往声音来源望去,但是他却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赛科尔的手机上,而是赛科尔的行为。
赛科尔非常的慌张。
维鲁特看见赛科尔在手机亮屏之后,他愣了一秒,然后急急忙忙地就将手机往口袋里面收,然后还朝自己尴尬的笑了笑,还露出了他的虎牙。
“没什么,没什么,继续吃饭吧。”
当时维鲁特非常疑惑,他并不明白为什么赛科尔居然如此慌张地收起手机。毕竟之前无论是来了多少条短信,除非是较为重要的短信,不然赛科尔都只是瞄一眼桌面上的手机屏幕,然后继续和自己吃饭说笑。
就算是重要的消息,赛科尔也会当着自己面拿起手机就回复,并没有什么过于紧张的行为。
怎么这一次……?
维鲁特没有说,他只是暗自想了想,然后继续吃饭。
但是自从这一次,维鲁特便会下意识的关注起赛科尔拿起手机时候的样子。当然,维鲁特也很快的发现了赛科尔不对劲的地方:
没有一次,真的没有任何一次,赛科尔在自己面前光明正大地打开手机。
这家伙,不会是干了什么见不得……自己的事情吧?
当时的维鲁特是这样想的,但是维鲁特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机会去询问,而且维鲁特觉得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开口。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有些婆妈了?
每次这种时候,维鲁特总会这样暗暗嘲讽一下自己。
直到一天,维鲁特在阅览室里面复习,赛科尔则是待在自己的身边陪着自己。
——虽然赛科尔很快就趴在桌子上面睡了过去。
维鲁特只是摇了摇头,他早就知道,也早就习惯赛科尔在陪着看书的自己的时候趴在桌子上面睡着这件事情。
大概,又是得睡到自己阅读完毕的时间。
维鲁特看了看赛科尔,最后将目光转回了自己的书本。虽然他的目光有时候总会不自觉的瞄几眼。
——睡觉的时候,真的,非常安静。
维鲁特心里想。
看了看阅览室的时钟,维鲁特想着今天或者可以提早半个小时离开。正当维鲁特计划着晚上的行程的时候,赛科尔放在桌面的手机响了。
然后就是手机亮屏,一条未读短信提示于消息栏。
其实维鲁特根本就不在意是谁给赛科尔发来的短信,他也没有太大兴趣知道谁会给这个人发消息。他会看赛科尔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完全是一个下意识的行为。
但是他却盯着赛科尔的手机无法转移目光。
赛科尔的手机很普通,大概有条件的人们都可以人手一部,就算不用手机的人,大街上一堆人用的款式都差不多是这种,怎么看也看熟了。
但是维鲁特盯着的不是手机的款式,盯着的是赛科尔的锁屏壁纸。
——上面只是两个人的合影,但是那两个人,却是他和赛科尔。
是那一次在天台上面突然被对方勾着脖子的合影。


“嘿维鲁特,要不要来合照一张?风景这么好!”
那天赛科尔站在天台上面对着维鲁特笑。
“不用了。”
维鲁特只是很平淡的回复。
“男神别这样嘛!你看,本少爷都来邀请你了!来不?”
“是吗,那么还真的是谢谢少爷您这份邀请了。”
“嘿维鲁特你确定不和你的挚友来一张合照吗!”
“不……”
但是这时候赛科尔却一把跑到维鲁特的身边,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他的脖子一勾——
“嘿维鲁特!三!二!一!”
手机咔擦一声,在维鲁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照片已经拍了下来。维鲁特知道这家伙肯定已经照好照片并且保存了,虽然自己得到了瞄一眼照片的机会——因为赛科尔知道这张照片要是被当时自己看着太久的话,大概是没可能有再次出现的可能。
当时维鲁特倒也没什么太大反应,虽然他并没有猜到赛科尔突然凑上来的这个动作。而且他很快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因为赛科尔也没有再提起过它。
现在,这一张照片再一次出现在了维鲁特的眼前,在赛科尔的手机壁纸上面。
自己那因为有着些许不满而稍稍皱起的眉头,还有赛科尔的邪魅一笑,和勾着自己肩膀的手臂,就这么印在了这张照片上面。
定格——。
维鲁特稍稍有些走神。
这赛科尔,是什么意思?
虽然维鲁特觉得自己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他知道赛科尔这个有小心眼的家伙偷偷藏过一些女孩拜托他转交给自己的情书,虽然赛科尔事后总是会悄悄地再放在自己桌面或者书里面,但是也从来不说。
他也知道赛科尔有段时间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频率非常高,高到了好一些女生都有些嫉妒的程度。
他还知道……
……真是的,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啊,维鲁特心想。他觉得自己难道还有什么是该不知道的吗?
答案不能更加的明显。
维鲁特合上了书本,将自己的手轻轻搭到赛科尔的肩膀上面,轻轻晃了晃对方。
阳光很好,不会刺眼,而且温柔。
“……赛科尔,起来一下,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END】

评论
热度(85)
  1. 绥靖茶咕噜噜噜 转载了此文字

© 绥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