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靖

沉迷窥屏

这些年

其实旁人是看不出叶修的孤独的,他总是那么忙。


前几年,叶修还是初出茅庐的小队长,成天坐在他的队长位上,一遍又一遍地训练着基本功,忙里偷闲之刻和队友打个岔,或者隔着网线对其他队熟悉的死对头嘲讽几句。年轻的叶修仿佛是不知休息,把自己十足的青春精力奉献在了荣耀上,只为沉甸甸的奖杯而无数次的练习。


后几年,叶修不再是那个小队长了,他只会坐在他小小的网吧隔间,懒散地打几盘荣耀练练手;可好像他心中的一个声音劝他不停歇,他便随声音重新干了起来:数十天如一日地刷副本,眯着双眼寻找几个潜力十足的小孩;招呼着他新招的队友,急匆匆去抢几个资源;偶尔离开电脑,点燃一根香烟,深抽几口,再厚着脸皮拿一碗方便面,和朋友打混着消遣闲暇时光。他总是跑在每一天的前面,像生活展示自己蓬勃的生命力——“嘿,我还没老到那种地步。”虽有变数,虽有波涛,但这些年好歹还是过来了。


可若要好生谈论这人底下的孤独,还是无不存在的:队长的身份只有一个,叶修独自拉扯起一个俱乐部,又再独自重新规划起一个俱乐部,过去队友情谊只能放在过去,更多的昔日酸甜苦辣被他平和地用一伞挥斩,支零破碎,消散于背后沙场。是的,他就踏着支零破碎的路,保护着身后那个小女孩一步一步走过来,越往后走,越多的记忆拉扯着他让他停下,他偏不,只是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重,他只能强迫自己忘记某些记忆。这些年,他只能这么过来。


荣耀终归只是虚拟的电光,唯有人可以背载更为厚重的情感,离开电脑的叶修,有时会走过耷拉眼吐槽的老朋友,走过精神永远充沛的新朋友,来到网吧外,抽抽烟草,望着袅袅升腾的轻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叶修也不清楚,只是会在几个连绵的雨天想起那个充满活力的男孩,可男孩早被他遗失在很前面的路上。想起他时,叶修会停住脚步,转头盯他好一会儿。那时时光正好,苏沐秋总是青涩地笑起来,笑容像是夏日盛阳下的咕噜噜冒泡的冰镇橙子汽水。叶修不语,苏沐秋也不说话,用他温柔的笑眼注视着叶修。


叶修还年少的时候,他也会缩在单薄的宿舍被单里轻轻啜泣,悲哀、懊悔、愧疚、茫然等情绪推他进入巨大的旋涡里无法逃开,一次次伴着哭肿的双眼沉入梦里,在梦中若看见苏沐秋,醒来后则又必不可少一场抽噎。遇到麻烦时,他会下意识问心底的苏沐秋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问他你会怎么做,当然无济于事。打拼时间久到一种程度,叶修也不会再问,直到被收回一叶之秋,叶修心中突然被触动。


他看着账号卡在心底又问出声。

“接下来我该怎么走?”

他在衣兜里触碰到另一张带着温度的账号卡。

——我会继续陪伴着你的。

是他的少年音,可叶修已经老了。

叶修不在意,掏出来亲吻那张君莫笑,嘴角带笑,眷恋缠绵。


叶修用君莫笑单独比赛时会戴上耳机,世界骤然变得很安静,安静到只有他和键盘敲打的声音,就好像苏沐秋虽然离他远去,又好像没有,看他所见,聆他所听,似乎他被浸泡在苏沐秋整个人里面,两人合二为一。其实最近他已经难得再见到苏沐秋几次,但他也很少去在意了。他冷静地告诉自己要等等,还不是时候。过几些年,他再回头去找那个男孩,拥抱他,亲吻他,告诉她女孩有了好归属,告诉他自己已经练好了君莫笑,告诉他自己拿到了冠军。想必男孩会乐呵呵地笑起来,再回他一个向日葵般的吻。


过几些年,再见面就好了。



----------------------------------

瑟瑟发抖,火速逃离……

伞修是我读全职时粉上的初心cp呀,希望各位客官能够满意我写的小随笔。

ღ( ´・ᴗ・` )笔芯!

 

评论(4)

热度(28)

©绥靖 | Powered by LOFTER